《OL啟示錄》│我遇過最賤的男人│孫梓晴│

男人這東西,寧缺莫濫。好男人不一定要有樓有車,但至少帶出街不會失禮。前幾天我便遇到兩個極品的香港男人,我很有口德,但能用「賤男人」來形容他們,絕對是罪無可恕的人渣。因為工作關係要到深圳,在港鐵紅磡站上車,一路相安無事,直至火車進入上水站,我給月台的人潮嚇倒,成千上萬拖著行李箱的人密密麻麻站滿在月台邊,車未停定已趨前面貼車門,我意識到車門一開便會有一番廝殺。果然不出所料,車門一開,猶如七月十四得門關大開,只聽到「啪啪」、「砰砰」、「膨膨」之聲不絕,眼前堆滿各種人等。

 站在我前面的是兩名年輕男士大約三十出頭,一身畢挺西裝,勞力士白鋼地通拿,一副中環打拼的「最基本行頭」。有人說過看一個男人有品味與否,看他的手表與皮鞋便略知一二,手表勉強還算合格,不其然向下看看他的皮鞋,接下來看見的事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男士的腳邊放著一個Hermes紙袋,心奇心驅使往內一看,WTF﹗你猜猜我看到甚麼?我看到兩。罐。奶。粉﹗用橙色Hermes紙袋裝著兩罐奶粉是如何後現代的一件事,在那一刻,我已經忘記了再看他穿甚麼皮鞋。老實,樣貌可以補救很多東西,就如我會幫前面的兩位男士想藉口,我諗︰「可能是幫朋友買呢」。

火車關門後,他們開始聊起來︰「依家一罐加咗少少價,一罐44,兩罐88」。在那一刻我再次崩潰,西裝骨骨好眉好貌走水貨,我的人格分裂了,一方面向自己說香港笑貧不笑娼,另一方面實在接受唔到一個大男人,樣貌衣著唔差的大男人竟然會做如此勾當。我開始有些暈眩,覺得自己與世界開始脫軌,今時今日香港的男人是這樣的嗎?一句說話已經令我天旋地轉,但原來只是前戲,再下一句說話才是高潮所在。

 「XX間邪骨288全包,減番奶粉88蚊,兩舊人仔埋單,幾個地鐵站就到﹗」WTF﹗當當一個大男人帶兩罐奶粉過關走水貨,賺到的錢用來嫖妓?男人嫖妓,只要沒女友老婆,我沒意見,畢竟這是很私人的事,但用走奶粉賺來的錢去補貼嫖妓,我除了「賤」、「很賤」與「好很賤」外,再找不到形容詞去形容這兩個男士。香港男士的面子,都給這兩個男人丟清,拜託,給香港男人留點面子可以嗎?

文︰孫梓晴

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
赞 (0)

評論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 支持PlatformHK,點個讚!

wewantyou

你們的支持,是我們繼續的動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