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,我真的哭了 – 高登巴打「膠芥辣」

是咁的, 本人今年27歲是典型公屋仔。由19歲開始已經做緊酒店直到現在,2013年10月去左澳洲working holiday係九月二十日回到香港, 係呢兩個月我並冇搵工,每一日就係流連金鐘,旺角佔領區, 由十月三日開始, 呢兩月受既傷同流血既次數已經可以多過我成世人。

我同我阿爸阿媽一齊住, 我阿媽黎左香港已經三十多年,可惜佢未讀過書所以永遠所有野只可以從電視或三姑六婆口中得知,而我老豆係土生土長既香港水上人,小六畢業。

係呢兩個月我面對我阿媽既反對同冷待,每一晚食完晚飯後就出去佔領區靜坐或上前線做警隊沙包,我背脊,大腿及手腕食左好幾棍, 今朝返返到去,我一個人係廁所望著塊鏡同身上既傷痕係度喊,當然我並冇豪哭,因為我唔想我屋企人擔心。

lead

但今晚老豆特登搵我出去食飯, 佢同我講如果真係守唔著做唔黎,就唔好死頂, 你作為一個香港人可以做既你已經做左,無論你既決定係點老豆都支持你, 望著你一日比一日多既傷痕, 我真係覺得你地呢班年青人好慘, 我知你淨低既錢唔多,呢度二千蚊, 你拎去做得幾多得幾多, 老豆都退休,可以幫到既唔多,你讀書多應該比我更加可以分清楚呢個世界既黑同白, 但記著萬事小心, 如果受傷既就唔好為左慳果一百蚊去死頂,記得睇醫生。

聽到呢一度,我既眼淚就係餐廳流出來。我真係好多謝我老豆, 如果唔係你成日幫我同阿媽嘈同講說話,我一早就已經頂唔到呢六十幾日。 一個讀書唔多既老人家都可以為自由而付出, 香港人究竟幾時先會醒?

我真係想放棄,但係為左下一代,自己同父母,我只可以努力,但係我真係覺得好大壓力, 今晚我已經唔想出去, 唔睇新聞,唔聽網台。 希望等多幾日等個身冇禁痛再出去。

係度我想講一句,香港人加油。 你既付出總會有回報, 民主之路由你創造。

原文連結︰http://forum5.hkgolden.com/view.aspx?message=5539791&page=1

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redditpinterestlinkedinmail
赞 (0)

評論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 支持PlatformHK,點個讚!

wewantyou

你們的支持,是我們繼續的動力